登录  忘记密码  注册
首页 > 艺术心得 > 正文

文心别寄
2013-06-05 15:58:33   来源:   

  一个又一个的春暖花开,人就到了中年。

  检点过去的生命,读书、思考、写作、画画,成了生活中的全部。


  不管有多少人曾经问过我,在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我的答案几乎总是一个:读书。读经读史,也读人读画。二三十年沉浸于此中,无须臾离开,却总要怀疑是否真的有了一些进步;也总要慨叹:古人怎么会那么沉静?画面为何如此宁静?古香古色间,散发着书香与墨趣。当我读到齐白石57岁时的故事,似乎有了领悟,一次,他提笔在纸上写道:“余作画数十年,未尽己意,从此决定大变,不欲人知,即饿死京华,公等勿怜,乃余或可自问快心时也。”这话说的是何等的有气魄!正是有了这样的心志,才有了后来不辍挥毫四十年的大匠!


  诗意被巨大的城市挤压得无处安身,幸有水墨,可以神飞扬、思浩荡!吴昌硕下笔雄浑,比如他的紫藤,满纸如篆如籀,题曰“珠光剑气”,于是就觉得温柔敦厚的笔墨间,有了几分豪气;白石老人也题的好,“青灯有味似儿时”,寥寥数笔,沉淀了不知多少人生的阅历。


  所以我很庆幸,除了读书时可以与古人相晤对,更因为有了毛笔与宣纸,直接体验他们的快乐了。


  当水墨在纸上渗开,浓浓淡淡,像浮云,像流水,像花开,人的灵性也随之成了形,具象。中国写意画在长期发展中形成的技法、家数、流派、风格、题材,无不蕴育此种心性的况味。从中国心灵看中国写意,复从中国写意看中国心灵,这是我的期望,也是目标。


  我庆幸生活在一个好的时代,一个充满了希望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读书无禁区,思想无边界,书画无尽藏。一想到此,心中笔底,气韵就会生动起来,因为水墨如果不是纯洁又纯洁,那可真是可惜了时代。


  我学无师承,惟心之所安为是。幸有大雅君子教我为幸!

相关热词搜索:刘墨 青艺网 心得

上一篇:浅论山水画法式的继承与创新
下一篇:挪威:一个圣域

分享到: 收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