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忘记密码  注册
首页 > 艺术心得 > 正文

突出重围,皈依本土——我的艺术创作观
2013-07-04 13:48:47   来源:青艺网   

在我近几年创作佛像与中国传统山水画相结合的绘画作品时,我深深地感受到中华民族历史的源远流长,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对传统文化研究的过程就是一趟现代人穿越时空叩响元、明、清山水大家众妙之门的心灵回旋,也是一次心随流水悠游东西的漂泊之旅。中华之文明宛若每天升起的太阳,温暖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还如滔滔向前的长河,润泽万物,拯救世界。然而,当前被西方主流意识形态和市场强制构造出来的“国际化”正在颠覆我们的文化、正在亵渎我们的崇高、正在动摇我们的立场、正在围堵我们的出路。这对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化和精神意味着什么?是危机!

事实上,我们的当代艺术在国际格局中正陷入整体性的被动。当下,西方正以强大的经济实力,携带其偏见的价值观,“成功地从意识形态到艺术展览体制,从媒体到市场,再到艺术史写作,完成了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后殖民文化定位,成功地将中国当代艺术发展为西方当代艺术的一支。”面对如此被动的局面,我们岂能以犬儒的方式保持沉默,无所作为呢?作为一名画家,究竟应该和能够为中国艺术做点什么呢?我们如何才能创作出和自己的文化血脉密切相关的当代艺术作品,而不是那种捧饮从西方艺术盛宴之后乞讨过来的残汤剩水呢?这是我创作的初衷,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面对这些问题,我们别无选择,只有突出重围!

要想从一个充满后殖民文化想象的“中国图景”、“中国形象”中突围谈何容易!当我极度迷茫之时,有幸在研究元、明、清山水画,使我找到了破茧而出的办法,那就是潜入到中国传统文化的海洋中去吸取营养,再择机跃出水面渡到彼岸。

中国有一座世界上最高的山峰——珠穆朗玛峰,在我心中,那就是中国本土文化的精神高度。诸如传统文化中的道家思想、佛教文化以及宋元以来的文人画传统无不犹如珠峰融化的千年雪水沐浴着我的身躯,滋润着我的心田!庄子告诉我们:“道”是宗师,整个宇宙为“道”,人与自然融为一体,提出“天人合一”的观点。人生如梦,如何才能达到物我两忘、是非双遣、自由自在的精神境界呢?而这一悠游自在的思想正是中国绘画的顶峰——宋元以来文人画思想的真实体现。这些画家大多在宦海中搁浅沉浮,转而遁迹于儒、道、佛和绘画中以此抚慰心灵的痛苦。他们的作品多以自然山水,流泉飞瀑,潭水溪桥,平湖渔舟为素材,让自己置身于江心湖面,从容东西,心随流水,揺心灵之舟而渡到精神的彼岸。佛教自汉代传入中国,在与本土文化不断冲突,不断融合,不断建构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在中唐以后发展成为风靡一时的禅宗佛教。

儒、道、佛三种哲学思想的和谐融汇建构了中国艺术精神,这成为我近年创作佛与山水系列作品的原始动力,我探索的绘画风格追求含蓄平淡,极力想从画面上表现出清幽旷远、天人合一的超然物外的境界,这也是在国内外众多艺术流派、艺术思潮的重重包围中找到突围的路径。

突出重围,皈依本土!将中国传统文化融入到我的创作灵魂中,以期我的绘画能带有中国民族绘画的特征,我的创作能带有中国现代艺术的风格,为了这一目标,我一直坚持向传统学习并吸收现代,力图不断创造出新的艺术面貌。

所以,我始终认为,作为一名当代艺术家,毫无疑问可以学习和借鉴西方艺术,学习她阳光温暖的一面,而不是盲目地崇拜西方而否定自己本民族深厚的文化传统,中国的画家如若将自己的作品贴上洋人的标签,岂不是丧失了自己的立场?沦为洋办艺术加工厂的一个奴隶? 突出重围,皈依本土!让世界听到我们发出的声音,用本土语言讲中国话!

陶宏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
创作中心秘书长
2013年3月于北京

相关热词搜索:陶宏 艺术 创作观

上一篇:马建军的“新古典主义”
下一篇:【观点】颠龙翻海一卷收

分享到: 收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