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忘记密码  注册
首页 > 艺术心得 > 正文

化蛹成蝶——袁媛
2013-12-17 10:51:34   来源:袁媛   

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相遇。独自一人时,我常常想,结识于沙洪洲先生的画作,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机缘呢?

笔触细腻,画面静谧优美,人物性感灵动,圆觉之间似有清风流动。这组曼妙的水墨人体绘画作品,系来自生于上世纪70年代初的青年画家沙洪洲之手。

作为军人,他有着刚强的意志,对党有着无限的忠诚与热爱。作为画家,他完美地继承了老师刘大为、何家英、李爱国三位国画大家在美术方面的优良传统,并且执着于人体写意画法上的突破

人体艺术,是指艺术家以人体作为艺术语言和艺术媒介,来表达艺术家思想与情感的艺术作品。可以说,在各种绘画中,人体艺术的结构和技法是最复杂的,它通过对人体线条、块面的关系,充分表现绘画者的功力与水平。有一种说法是,艺术的最高层次就是对于人体的理解,即艺术要为人类服务。《辞海》释为“……引申为凡无包裹之称” 。至此,沙洪洲无不感慨地说:“这就是我要的意思! 这就是天地大美的本真。”

世上有两种东西,一为历史,二是艺术,我们与之相对,永远心怀敬畏。这本身就是一种浪漫,而创造历史和求索艺术的过程则是另一种浪漫。于是,一幅幅浓淡相宜、墨彩相容的人体水墨丹青自沙洪洲的笔下流淌:诗情画意,妙造天然;风景兼善,境生象外;真、善、美尽备;其风情曼丽、别具一格,故唯美浪漫主义的画风奠定了沙洪洲画作之美学特征。

沙洪洲认为:“形准,神得已寄”。尺幅之内的写意画,技法精湛便可气韵生动;反之,笔墨幼稚而力求神似,则越显其虚假庸俗。精微中含飘逸,绘画创作自然离不开技巧,画家的心境最终要借助技巧得以表现。

怎样才是赋予躯体外形高贵的美?他用笔结实有力、完全不受俗流愚见的拘束。从古典艺术中,他舍弃所有无助于画面效果的枝节细部,运用简洁的线条,流畅的勾勒人体曲线的轮廓,以突出人物形象的率真,单纯却不肆意。或明或暗,或深或浅、或浓或淡,色彩与线条有机的融合在一起,构成郁然深秀、洞壑玲珑、密而不塞,满而不闷的画面特征。

他的美女图是用极其违反程式,极其真诚、本质的手法绘就。其构思有点特别,强调同,而不强调异,但仔细看看,又觉得她们各有会心,神情微异。唯此小异,乃成大同,形成一个整体。他的画作从不以横涂竖抹的色彩和剑拔弩张的线条求新,乍一看,好象没有现代人的冲击感与新潮特色,然而,其中透托出的自然生活气息,以及“使人间高洁之情独存,邪秽之念不作”的精神内涵,正是他性情质朴淳厚、心无挂碍的有力写照!

随时求取突破与变化,已经深植于沙洪洲的观念与技法中。功力愈见深厚,造诣日显精湛。然而,泛舟于艺海,他深深地明白,“跂而望矣,不如登高之博见也”!

面对沉沉的暮色烟霭与苍苍树木,他曾赋诗一首:

题《雨打芭蕉图》
西窗昨夜一帘雨,
始得今朝墨留痕。
画完自看还自惜,
不知此叶赠何人。

是啊,“不知此叶赠何人”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为此,他常常流连于北京西山的幽谷中,清泉流瀑的激荡,巨石之上的凝神,物我两忘的冥游,这一切都与他的心灵悄然融合。“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声”,这份超越世俗的情怀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体会。正所谓“搜求于象,心入于境,神会于物,因心而得”。没有高谈阔论,也不曾电光火石,他的笔墨间却漾荡着无法言其所以然的“仙境”与“逸气”;诗如其画,画有禅心,呈现出超然出尘、简淡秀润、清新婉约、穠丽超逸兼得之妙。既具现代人物的亲和感,又颇得古朴歙约的情趣,实可谓“艳而不俗”。使他的作品与欣赏者更为接近,更易于领略与欣赏。

当然,这种改变的意味实在深远。只有胸怀大爱、心存至善的人,才能顿悟禅机。心灵相会,遂令其阐发愿景。戊子年佛诞前日,他于灵光寺拜佛牙舍利后,与高僧大德谈论佛理,并即席赋诗一首:

雨后春山草木欣,
节前灵光浴我心。
他年丹青驰誉日,
普度天下有缘人。

这是他对佛教中“业报轮回”思想与中国本土文化相结合并作出的重新诠释,正好与其“艺术必须带给人们生活快乐与美”这一创作理念妙义相承。

自然之美,人性之美,生活之美,他终于寻到了!每一次创作,便是一次参悟,一次思辨;每一次创作之后,他的灵魂,他的官能,都仿佛重获新生一般;而他的性情又继续引领他试探更深的领域,探寻人体画的新生命所在。从此,春夏秋冬不再变幻莫测,风霜雨露犹如乌云背后闪现的灵光。他用最轻柔的笔端,凝化了人性中最美好的品质。于是,或工、或写、或工间有写、或写间有工,笔到画成,自然成趣。师古不泥古,走进去,跳出来,他的情真意美仿佛来自天边尽头。

月色朦胧荷花淀,
轻舟漫游美人眠。
嫦娥宫中醉眼看,
愿邀雪云舞翩跹。

这首诗是张维庆先生(国家计生委主任)为沙洪洲的画作《荷塘往事》所题。款款东南望,一身清灵,满目莲意,足见他的丹青日臻纯青。

岁寒而松柏不凋,凄风冷雨百折不回。凭着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精神,沙洪洲在艺术的道路上踽踽独行,探索艺术之花从未凋零。他这挣扎蠕动的生命必将破茧成蝶,振翅高飞!

文:袁媛

相关热词搜索:袁媛 化蛹成蝶 沙洪洲

上一篇:走向青绿山水新境界——读王立国的山水画
下一篇:曾来德:浅谈书法与中国文化

分享到: 收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