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忘记密码  注册
首页 > 艺术品鉴 > 正文

静守与升腾 ——简述上海山水画家朱敏其人其画
2015-02-03 21:55:19   来源:   

刘洪郡专栏:
刘洪郡 曾用名刘乘麟,斋号问斋。1978年生于河北安国市,当代著名美术理论家、画家、媒体策展人。曾就学于陕西师范大学经贸系。2001年至2004年于北京颂雅风文化艺术中心从事美术编辑、图片管理、图书发行工作。2004年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华文化画报社》从事编辑、发行工作。2005年创办并主编学术性艺术期刊《中国画品》,2006年兼任《中国典藏》执行主编。2009年任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中国当代画家》编委会副主编。2013年兼任新浪收藏频道艺术名家人物库特邀评论员、青艺网艺术总监等职。现客居北京。

文/刘洪郡

明代洪应明所著《菜根谭》有云:“此心常看得圆满,天下自无缺陷之世界;此心常放得宽平,天下自无险侧之人情。”上海著名山水画家朱敏先生的一言一行让我记起了这段话。朱敏先生那种朴实与宽厚,沉静与激情立刻让人感觉艺术的真实存在。也只有像朱敏这样见素抱朴、平淡天真的真画家在沉潜过后,方能有传世作品赢得世人青睐。

朱敏先生谈话时的睿智与神往留给我深刻印象。待进入他的山水天地,雄浑开阔的灵境刹那儿让你眩晕,那是来自心灵深处的震颤。温故传统之优良,聆听时代之强音,朱敏持一颗勇敢的心,在萃取了传统精华之后,以胆敢独创的气魄与才情谱写出当代山水画坛新篇章。

谈起从艺经历,朱敏先生可算戏剧性人物,当初他在浙江美院就学时,一心报考陆俨少先生的研究生,只因陆老问他:是石涛好?还是董其昌好?他随心说出石涛高明,陆老便打发他回去继续反省。待他弄得明白,读研希望伴随教育体制的改革也便随风而去。当时只有二十来岁的朱敏是以激荡并略带悲壮的一种天地情怀,孤独攀援在他的山水境象里。他的执拗与气魄推着他于不经意中“标新立异”。当年他曾与好友谷文达一起“先锋”过,为了自由的艺术思潮“痴狂”过,即使今天看来,谷文达在艺术圈仍是特立独行颇受关注的一位艺术家。而朱敏在一天里读透了“传统”,理解了黄宾虹,他的笔墨又回归了。该走的路都走过了,再回头挖掘艺术传统的人文内涵,那真是一个“通透”“嚼得大味得快活”,所谓“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继而“吾道一以贯之”!朱敏轻松练就了把鲜活“心象”巧妙嫁接于经典笔墨程式之上,携带着沧桑岁月沉淀的激情飘荡于宇昊苍穹,在精神内守的“忘我”之际,倏然已进“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的大美境界。梦酣墨饱,变幻“无极”,他以极其“苍郁而宽博浩然”的心性吐故纳新,将“传统与现代”、笔墨“形式”与“内涵”、“技”与“道”、“光”与“色”等多种艺术元素穿插、糅合、熔炼为一炉,灵动之时随舀一勺便会立刻写就“华美的水墨晕章”。他把理想中的山水“艺象”已膜拜成了神圣的“法相”,来去完全自由。

我们每天都在选择与逃避,当代的语言环境与生存形式瞬息万变,而在朱敏眼中除了静守与包容,就是立足于生命精神的本真之上,顺情顺时顺势力拓“殊途”而至“同归”,达至“圆融之道”,表象干扰丝毫不会受其影响。禅家曾语:“心无所住而生其心,万法不离本性”。依朱敏的性格气质:沉厚富有活力,直觉灵敏,他是一位很容易打动别人而又最先让自己感动的人。他把感天撼地的时代大精神融渗到了笔墨里面,“虚空粉碎”过后,进入了“无我无执”的“法门不二”的浑然萌涌之状态,变幻莫测。

所以朱敏这满构图的“黑金山水”,首先带给我们心灵的震颤、视觉的突兀与牵引。他对自己画面的布局,乃是借助“画外空间”的“对接之势”,可任意把他一幅“黑金山水”悬挂于大厅,画面的语言色彩便会顷刻绽现,就如超强的“磁石”一般吸引我们。这是脱离纸本意义的“无画处皆成妙境”的不传之密!朱敏先生是一位凌驾于“大技”之上注重“心性抒发”的艺术家,他的心性非常瑰丽,也只有这种“黑金山水”方能与之辉映。朱敏沉浸于斯,充实而通透。


朱敏(右)与刘洪郡

我也曾品读他仿古一路的写生山水,清雅不失厚重,超逸不失严谨。诸如:营丘、华原、黄鹤、仲圭、野遗、大涤,在其手下无一不神通,转化过后一派新鲜气息。

上海另一山水大家萧海春先生曾读朱敏山水画有感而发:“朱敏的黑金山水是传统山水精神的延续,黄宾虹的山水精神是他山水画创作的坚实后援……就性格而言,朱敏的本性在黄氏的性格里找到了慰藉。”由此看来,萧先生已经感应到了朱敏今后的若干信息。确然,朱敏的“黑金山水” 承载了众多的学术课题,宾虹老人“理趣”之下“乱而不乱”, “重墨”之下“一点之光通体皆灵”,“以点代皴”,在虚实的基础上进一步追求“实中求实,虚中求虚”等等,都极尽笔墨变化之道。朱敏便是暗合了宾虹老人的理法,他以满景式构图开拓二维极限,利用“逆光折射”“虚实掩映”,画面景物分置有序,气息流畅,沉静升华跃然欲动,山水之势破纸而出!强烈的气场袭裹而来,很快便“山水观我,妙在其中了”。


朱敏作品

再品究他的水墨质量,他用墨近乎奢侈,却又时时“用墨如金”。他亦用“点皴”方法层层积墨破墨,继而“以水破墨”并罩染、皴擦,求得了“实中更实,虚中更虚”,飘忽隐现的柔健线条也呈虚幻般流动。中国人精神中的“意象无极”在朱敏的“黑金山水”世界里得以圆满,生命力愈显盈壮。

朱敏作品

故而,朱敏是一位具有灵魂的艺术家,他总能找到达变而生的“法门”,也总能为自己腾出脱胎换骨的余地,他的画面语境有着梦幻与超现实主义的味道,画面也留露出现代构成的意趣,但总体感受,他的画面又是那样的“本土本色”。所以,他一直行走在了前列。

综而言之,朱敏先生在当代山水画坛谱写了一例鲜明的文本。他的出现,一方面坚定了那些传统守护者们的信心;另一方面,他对传统的分解、统序、衍生也提供了多种可能性。在文化层面,他于“内守”中求得了“中正”“圆融”“大美”。

所以,朱敏先生一定会继续带给我们惊喜!永恒的期待。


朱敏

朱敏简介: 1956年生,毕业于上海工艺美术学校。上海中国画院画师、创研室副主任。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林风眠艺术研究协会会员。

相关热词搜索:朱敏

上一篇:田间少年,墨香文人——简述许宏泉先生其人其艺
下一篇:持开放的心灵走入纯粹--我读李学明先生的人物画

分享到: 收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