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忘记密码  注册
首页 > 艺术品鉴 > 正文

“圆融”与“渐进”——浅议陈十田其人其艺
2015-03-03 14:28:21   来源:   

刘洪郡专栏:
刘洪郡 曾用名刘乘麟,斋号问斋。1978年生于河北安国市,当代著名美术理论家、画家、媒体策展人。曾就学于陕西师范大学经贸系。2001年至2004年于北京颂雅风文化艺术中心从事美术编辑、图片管理、图书发行工作。2004年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华文化画报社》从事编辑、发行工作。2005年创办并主编学术性艺术期刊《中国画品》,2006年兼任《中国典藏》执行主编。2009年任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中国当代画家》编委会副主编。2013年兼任新浪收藏频道艺术名家人物库特邀评论员、青艺网艺术总监等职。现客居北京。

文/刘洪郡

画中国画欲搞个明白非忠实于心性不可。中国画的笔墨讲求圆融、含蓄;讲求笔笔分明、笔笔生发;讲求水晕墨章“运墨而五色俱”和“墨不妄施”的佳境; 更讲求笔墨本身的造型规律以及无限的美学空间。当代杰出画家陈十田长久沉潜于中国笔墨之道不断探索、实验、矛盾碰撞,法度推敲,徜徉自然,以心体物,以物 观我,反复砥砺,层层递升,遂底蕴朴厚,情怀开阔,神清气爽,阴阳再次互换之时获得了精神的永恒。

陈十田一直恪守着中国画笔墨的“写意精 神”,他步履踏遍名山大川,衔云涉水,“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细细辩证着“大道”中所阐述的“大白若辱”“大制无割”“大象无形”“大而不肖”的艺术原 则。《庄子》中亦有“不形而神”(“大象”不可被“形“拘)以及“不形之形”(浑沦朴素的“元气”不能被割裂)的“似不肖”的论点,衍生为艺术即是“似与 不似之间”。十田与先哲圣贤心有灵犀,他以书法意趣,篆刻格局直入山境水情间,且一直“见素抱朴”兼“计白当黑”之式。虽攀援过程永无止境,而十田稳稳把 握了中国艺术精神的“道根”,文脉清晰,自然笔端流露乃为“正大气象”。

以理论之,先贤已备精论,如:洪谷子的“搜妙创真”以及在谢赫“六 法”基础上提出的“气、韵、思、景、笔、墨”之“六要”论。观十田山水,在舒畅展现景物性格的同时也看到了他“瘦骨清象”般的出尘气格,端倪出了生活赐予 他的“坚韧”与“骨气”。他实实在在把“自己”画了进去,这已非常了不起。所以,若论“六要”,十田在“气韵”“笔性”及“思想”方面上升了境界,他深入 开拓着“外师造化”的优良传统,“尽广大,致精微”,面对真山真水的细微体验并加工成为心象的过程中亦不失自然气候、季节、地域差异之微妙。品他的华山写 生、雁荡山写生、青城山写生等系列创作,十田的优点确是:圆融与变幻。还有一点值得肯定:陈十田无论画何处山水,作品风格非常统一,就如傅抱石先生无论写 生到何地,他的“抱石皴”均可发挥自如,最见“自家本色”。这并不是技法的重复,而是自觉把技术演变成了一种文化秩序、艺术语境。画画儿最后是画思想,生 发文化要义,十田二十几年的基础锤炼,不急不躁,不专摹崇拜某一家,亦不陷入“我执”的局面。他一如既往,饶有兴致地揣摩传统,精心地抽取古人的“妙法真 谛”并努力植入画面“化为我用”,他意识到:面对先贤的艺术成就,我们如能在其基础或在某一“层面”,哪怕再向前推动了一点,就已难能可贵。当然,这一 “点”何其难也,黄宾虹做到了,齐白石也做到了,潘天寿、陆俨少把传统的特长努力发挥了。而在当代,传统的人文语境去而不返,文人阶层不复存在,快餐文化 生产的乃是信息碎片的集合体,传统脉络抛之甚远。陈十田对待传统文化情真意切,画面散发纯净质朴的气质,看出了他坚持的艺术主张是:“体物缘情,澄怀观 道”。他以“传统精神”先入为主,以真山真水为信息载体,并从书法美学上汲取营养、发掘契机。他于传统继承上刻苦体悟,他于时代需求上食古而化、勇于出 新。

我以为人生享受的是“发现自我、坚持自我、超越自我”的修行过程,为着一份永恒的荣耀与美好。就如画画儿:刻意而陷入“摹古”无出路, 凌空“创新”亦无意义。中国艺术的中庸之道十分高明,讲求“精神层次的驾驭能力,技法实体的演变与操作能力”,缺一不可。最忌讳的就是“艺术图式”的僵化 单一,功底不牢而致浅薄欺世,即无“难度”可言。我们追求的“永恒”就是一个“永久生发‘活力基因’”的“精神场”,“变幻的质量”一直是主题。这需要画 家综合修养的博大与精深,并最后“贯通”。面对当今学人,这仍是介于一种使命与理想之间。而最切实际的行为是在有了充足储备的前提下,个体生命体验顺利地 浸入,心性花朵得到尽情地舒展。陈十田用功砥砺,他把自己的心性顺利而自由地移进了他的“十亩方田”,精耕细培,也便自自然然收获着一个个鲜活的果实与欢 乐,这都属于他自己。如此这般,我们有了新的体悟:对待每一事物的成长发展,辩证起来是更需具备大情怀、大境界的。

下面就让我们细心体味一 下陈十田是如何贴近传统并生发“自我”的。自元代赵孟頫就主张作画要求“古意”,倡导“书画同源”,强调用笔的书法趣味。陈十田的山水佳作已颇具“古 趣”,他的书法笔意与画面布局相映生辉。他的书法碑帖结合,转折关节的遒劲篆笔,结体的古雅端正,时寓奇险,全局势密而形巧,这是就轻驾熟的能力,求的便 是“大巧若拙”的高度。十田对魏碑的峭拔洒秀亦能神会,兼对唐楷、行草的法则吸收我用,再以他多年的篆刻实践,深谙理趣造势之妙,他今后的书法创作必然出 现鲜明的本家气象,终与他日益攀升的绘画意境合二为一。于是,“随心所欲不逾矩”,以字法入画,以画法解字,中国文化的哲学精义也便在一个个环节突破中尽 放异彩了。陈十田的艺术自由之境将无比广阔,成全了真实,也便是在此领域积累了一份功德吧。

中国山水画发展的高峰是在元朝,巅峰代表首推 “元四家”,只因他们充分发挥了文人士大夫的写意情怀。黄公望年过七旬仍游山观水随时模记,他不主张刻画真山真水,而是借山川之形通过笔墨以抒情,直写 “胸中逸气”。陈十田对元代山水乃至后来的“四僧”研习已久,“笔墨当随时代”,不论理解为“担当”还是“应当”,十田都紧贴时代脉搏,并自动为尽一份文 化人的责任与使命而认真努力,他承传着古人的问道传统,真实感受于现实生活的快速变幻。从他的画面我们不但能进入“可居”“可卧”“可游”的脱尘仙境,亦 能感受到一位当代画家可贵的普世情怀:坦荡、包容、开拓、充实、和平、文雅。十田也确确实实是以“君子风度”来做人为艺的,复观他的山水作品,我们也体会 到了尘世的爱与温暖。今天的“出世”或“避世”对知识分子来说只是一种形式上的“虚设”,刻意便是虚伪。就如董其昌或八大山人,他们的画面被视为有“禅 意”“神品”或者“逸格”,终究还是渗透着人性深层的渴求与欲望。董其昌内心复杂,只有在绘画时片刻超脱,平淡天真之余内心耿介不平之气化为了蕴藉;八大 画面安详、宁静、寂寥,并不一味愤懑孤崛,即使参佛悟道亦难抑制心中对曾经尘世美好的眷恋,八大的画面是隐含着富贵与热度的。所以,艺术贵在真实,十田就 是非常忠实于内心感应的人,他给我的印象自自然然、朴实稳重而真诚,夸夸其谈与他无缘,“炫才耍技卖弄玄虚”他所发笑,他谦虚问学,善于倾听与思考。他平 淡朴素的言止中掩藏着一颗火热而善感的心灵,激流潜涌,万般情愫流注笔端之时,他便可很幸福地展示自己了。“大味若淡”是十田目前画面的性格。

相 对技法,格调更为深刻,往往发自天性的熏养。陈十田清醒一个道理:只有真切感知自己,懂得超越才是最有效的。效法他人或者人云亦云,无个人之见解最为可 悲,艺术评论必须客观公正。十田是以入世的姿态,豁达的态度,随缘的心性,积极勤奋的劲头,深入生活提炼生活的。同时他亦在“隐”,把负面的情绪与干扰, 把灰暗厌恶的负面因素排拒在心门之外,精神上的洁癖会让他享受寂寞与安宁。陈十田军人出身,坚韧执着的骨性加之文化人的“克己复礼”,他学得更为包容,对 情操的恪守更为坚定。相对当今画坛的一些“杰出”人物,他们或为“政治”配彩,或于“职位”焦灼,或对“金钱”下跪,或入“邪道”疯狂。痴于作秀,诱于俗 欲,践踏良德,亵渎真诚。我想,“人品不高,落墨无法”,这些人儿还没入中国画的门,他们应尽早改行会有大成。“为人的品质”是画坛永远公认的一个标准, 今天的市场体制极为残酷,瞬间儿便检验出了一个画家的“真身”。我观十田为人,如画儿一样,真实靠谱,热情大方而无求,正直无私很率真。面对物质,他取之 有道,忠实对人与心,他坚信修得善根,一切“障碍”都会化解。画画儿的人本来把画儿画好就是了,精神当然为毕生追求,物质的过度攀比实属可笑。十田的淡泊 明志会使得他在同辈人中攀得更快、更高、更远。

面对传统,十田在技法上夯得已然给力,曾见他临摹云林山水,古淡天真,宁静 致远,造诣非凡;也曾见他临摹宋代院体的工笔花鸟,富贵典雅,气闲神活。长久的沉浸必然使得他的绘画能力潜移默化来施展。十田的山水用色也为朴实,基本花 青、赭石两种互衬,画面线条交错伸展,他擅长留白,山石皴染随地域及阴阳变幻灵活把握,保持着朴素、明净的基调。现在,他又受业于当代最具文化的代表性画 家吴悦石先生,在艺理与文脉方面将获得深厚的滋养。在超越技法,咀嚼精义,感觉充盈之时,就需要有一定明朗化的理论范畴作为指引了。十田的艺术信念是站在 传统笔墨精神的立场,坚持走风格鲜明的创作方向,求直抒心性,画出思想,提炼笔性,格调超凡。

论艺之余, 我又细问起十田的绘画经历,他曾在新疆军旅生活16载,一度从事部队的文化宣传工作,生活舒适,前途无忧,但为了艺术的追求,他最终勇敢取舍,卸下军人身 份,独自来到中央美术学院痴心虔修,之后便是凭借他的敏悟天资与“做人”魅力,成功地融入京城画坛,并定居下来。十田生于四川大竹,家乡的好山好水,美丽 的人文情怀一直缠旋在他的梦里,同时西北的厚重、雄浑、质朴、包容,也震撼着他的灵魂。陈十田外表一副南人北相,性格除了灵秀特质,更多的是圆融与大气, 还有不尽的豪情。所以,他的画面也带给了我们正面积极的能量,很快感受到纯朴浑厚的气息,使得印象鲜明而深刻。

“土园”是 十田所用的斋号,这与他的名字相左右,“十亩方田”所营造的园林风景是他心灵的栖息所。土生金,十田过得很富足,金生水,十田的才华潺湲不绝,就如他的云 水空间,明净空灵处“变数”颇丰,仍可不断深入、生发与概括,心性尽可坦荡舒展。所以,他所要开拓的是大家境地,绝不是仅靠一股才情而短暂驻留。就如吴昌 硕、齐白石、黄宾虹,绝不是仅靠才情充盈而成全的艺术,那种质朴拙秀、势强开合的内家品性乃为长久之根本。十田有此潜质,并且他是如此年轻。

陈十田面对传统心领神会,他在“土园”里精心栽培的果实又要真实落地了。

(作者系艺术评论家、画家、艺术策展人)

陈十田

简介:1975年生,四川大竹人,现居北京。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工书画印,曾问学于中央美术学院,受业于吴悦石先生,荣宝斋画院吴悦石工作室助教,中国国家画院吴悦石工作室助教。出版有《墨档案》《一生是土》《行中问道》《陈十田书画印》《山水百扇》等。

陈十田作品欣赏:











相关热词搜索:陈十田 刘洪郡

上一篇:持开放的心灵走入纯粹--我读李学明先生的人物画
下一篇:当代山水画坛新坐标——读萧海春山水画有感

分享到: 收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