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忘记密码  注册
首页 > 艺术品鉴 > 正文

对话唐勇力:教师的责任
2014-05-17 12:51:24   来源:青艺网   

刘洪郡专栏:
刘洪郡 曾用名刘乘麟,斋号问斋。1978年生于河北安国市,当代著名美术理论家、画家、媒体策展人。曾就学于陕西师范大学经贸系。2001年至2004年于北京颂雅风文化艺术中心从事美术编辑、图片管理、图书发行工作。2004年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华文化画报社》从事编辑、发行工作。2005年创办并主编学术性艺术期刊《中国画品》,2006年兼任《中国典藏》执行主编。2009年任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中国当代画家》编委会副主编。2013年兼任新浪收藏频道艺术名家人物库特邀评论员、青艺网艺术总监等职。现客居北京。

唐勇力:中国当代著名工笔人物画家,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院长

刘洪郡:艺评家、画家、《中国当代书画宝典》总策划

刘洪郡:您是当代最具代表性的工笔人物画家之一,在庆祝建国60周年绘画大展活动中,您绘制的那幅《开国大典——新中国诞生》大画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颇具震撼力,请您谈谈创作这幅作品的感受?

唐勇力:《开国大典——新中国诞生》的地位很特殊。1949年历史翻开新的一页,一个新的政府成立,要体现出一种庄严凝重而激动人心的历史感。这就决定了画的特色与艺术角度。

董希文的那幅《开国大典》突出其写实性和场面性,画面上的人物,加上毛泽东共8个形象,是侧面的。年画色彩很重,很鲜亮,很有照片效果。当年开国大典,在天安门城楼上站满了人,从纪录片来看,人可以自由活动,没办法从很好的角度留下一张现场照片,这张油画的出现,很好的弥补了这个不足。时隔六十年,我现在用中国自己的传统民族特色语言作画,来表现中国的开国大典。从画面的构图来说,《开国大典—新中国诞生》是采取了尊重历史又具有艺术表现力的手段。《开国大典—新中国诞生》首先立足于“开国”,“大典”只是一种庆祝形式,开国的标识是一个政府的诞生,用大典的形式来展现。

我对于开国的理解来自于毛泽东在城楼上宣读的一句话: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那就是说,国家的开国大典就是政府的成立。那么开国大典的重点就是政府的全体委员。所以,我的创作思路是,尊重历史史实,要把63个委员都画上去;国家主席要正面面对世界,所有的委员都应该是正面。在主题、立意、构思方面无论是从艺术方面,还是在技巧上,都经过了长时间的反复推敲。这幅作品还在巡展中。说实话,现在回过头来看,画面觉得还是有很多遗憾的。如果打分的话,最高是95分,那我给自己的《开国大典—新中国诞生》就打90分。

刘洪郡:唐先生作为北方人,曾经在中国美术学院任教很长时间,请问您对南北绘画的差异性如何理解的?

唐勇力:从教学的角度来说,南北方的学术代表机构就是中央美术学院和中国美术学院。老师的知识结构不同,教学方式不同,学校的教学方针和基本思想也有不同。在中央美院、中国美院,如潘天寿、徐悲鸿同时参予了教学,通过课程设置,分科分系,风格自然形成。

中国美院有着几位根正的传统大家,如黄宾虹、潘天寿等。中国美院的教师基本上都是一根藤生长,他们具有共同的面貌,他们立足于中国的传统水墨,贴近传统文脉,根很正。在中央美院,徐悲鸿、蒋兆和、李可染等一批大家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中央美院的个人特色很强,老师的知识结构变化大,外来的新东西,特别容易吸收,能迅速改变他原本现有的知识结构,促使进行更新,又酝酿形成新的面貌。

从另一个方面来讲,这也是地域不同造成的。杭州是南方风景城市,安逸,很文人化,“晚风吹得游人醉”,具有文人雅士的文化氛围。其他的艺术门类相对要弱一些,也因为城市小,其他的艺术形式与表现形式很难有生存空间。而北京是一个交汇处,是个国际化的大都市,很多艺术、文化等在这里汇集,什么样的艺术都可以在北京找到它的生存空间。

刘洪郡:唐先生是如何引导自己的学生的?您对目前教学体制又有哪些新的理解?

唐勇力:我认为教学应教前人成熟的经验,因为规律性的知识是固定不变的。如果学生学习的知识是一种偏激,最终便处于迷茫状态,一连串的困惑便会出现。所以,千万不能因为老师的偏好而影响教学。老师对新来的东西自己可以消化,理解,并把它表现在自己的作品里面,这当然无可非议。但是冒昧传授给学生,是行不通的。学生要因材因人施教。

现在学生的画像老师的很多。我经常碰到一些情况:有的学生曾跟随哪个名家哪个导师修过学,拿来他最近的画作让我指点。可这些画作跟他的老师的作品很像,我如果开口,就等于否定了他的老师。一般来说,老师并不会要求学生按照自己的风格来作画,但是学生模仿的时候老师没有去阻止,这就成为了一种默认。

老师要用你的思想去启发引导学生挖掘个性化的东西,万不可把自己的绘画方法灌输给学生。如果老师进教室就画画,像表演一样,画头发就画几根线。学生围着看,哦,就是这样啊。他就不动脑筋地照着老师画,学着把头发也画成这种几条线处理。这是不行的。老师做示范是必要的,但要告诉学生:我画的是我的个人体会,这是我看到的,不是你看到的。你要学的是我的思考方式,或者某些处理方法,要仔细揣摩为什么我会这么画,为什么要这么处理,艺术特点是什么。

再来,老师是传道授业的,不能只是单纯传技,老师教的是普遍性的“技”,规律性的,有标准性的。任何人学画都是从一笔一划开始的,打好了基础才有了后来的发挥与创新。打个比喻,如吃了二个馒头后,第三个馒头就吃饱了,你是不能就否认之前二个馒头的作用。所以,老师一上来是不能把自己的结果直接强加或灌输给学生的,这是误人子弟的。要让学生走很正常的、学习的路子,开发他的智力,引导他思考。

刘洪郡:这是一个在当代教学体系里面普遍存在的问题。那些以个人工作室名义招募学生的情况该怎么看待呢?

唐勇力:个人工作室还是很好的,它的特点在于有明确的艺术风格追求。我的工作室是强调工笔的写意性,这是一个基本的指导思想。在共同的艺术思想的指导下来追求绘画,这才是个人工作室的意义所在。当然,每个学生对于写意性工笔画的认识是不同的,每个人的画法也是不同的,这即是在共性的基础上深挖个性。以艺术思想来划分工作室,而不是以绘画方法来区分的。个人工作室的产生使艺术更专门化。

刘洪郡:您既是画家又是教师,两者之间你是怎么定位的?

唐勇力:很多水平一流的画家走进学校,走上讲台,这是一个好事情。但是,当一名称职合格的老师不容易。一个好的美术学院老师,一定是画得很好的。但反过来说,画得好的画家,不一定就是位称职的好老师。我以为可以分为三种类型来评判:第一种是既是好画家,又是好老师;第二种,是个好画家,但不是位好老师;第三种,他是个好老师,但不是一位好画家,基本的理论和用笔他都懂,但是就是缺乏创造性,缺少新的东西。第三种老师可以指导学生练习扎实的基本功,对学生来说也是好的。我当然想做第一种,还要再努力,把最基础的东西教给学生,让他们扎扎实实打基础。就像一个教练,自己不能参加比赛,但是训练的运动员可以。就像刘翔的教练不能当世界冠军,但是他指导刘翔拿到了冠军。学生也最喜欢第一类老师,不仅画得好,而且具有人格魅力。艺术本身就是人的个性展现。

刘洪郡:唐老师怎么看待一个画家在书法上的修炼?

唐勇力:画中国画,尤其是写意画,书法尤其重要。字,体现一个人基本的文化修养和文化深度。字的用笔与写意画有很多地方是相通的。书法学好了,画画、用笔就很灵活。古代的大画家,字都写得很漂亮,这在绘画中能弥补很多缺憾,尤其体现了绘画的品格和品味。

刘洪郡:说起唐老师的画,就会想起您的敦煌系列,还有您创造的“肌理这一个独特的语言”。你怎么评价那一段过程?能谈谈创作这批作品的背景吗?

唐勇力:有人说我画这批作品是因为姓唐,所以去了敦煌那里,重温大唐的辉煌,呵呵,那是一种戏说。其实是起源于去敦煌采风,学习,然后对敦煌壁画的一种迷恋,被它的神秘感吸引了。这不是一种突然地、爆发性的转折,而是一种渐进式的被感染而生发,觉得这个可以成为自己的一种语言和特点,然后一点点探索。这是一段很长的时间,现在已经创作了许多敦煌系列作品,还需要进一步完善。

刘洪郡:您的画面,无论是技法、线条、色彩,还是人文情怀,都达到一定的高度,您觉得还有哪方面冥冥中吸引你进行下一步探索?你也一直没开过个展,一直都这么低调?

唐勇力:是的,我还有很多的地方需要改善、完善。真正的画家对自己的艺术成就是经常抱有缺憾感、永不满意自己的。我想再创作一批精品力作,肯定会有做展览的那一天。但我不急,一切顺其自然,水到渠成吧。

刘洪郡:您如何看待艺术与市场的关系?

唐勇力:我以前觉得艺术是第一的,市场无所谓。所以这么多年来,自己一心搞学术而扑在教学上面。艺术是需要钻研的,但是市场也需要研究。我想画家还是要把学术放在第一位的,学术可以推动市场,我想,无论市场怎样风云变幻,总体来说,市场上最终的赢家还是那些学术水平高的,而不是一味地谁能炒,谁就卖得好。

刘洪郡:您如何看待当代艺术?

唐勇力:当代艺术是前沿的边缘艺术,也不会成为中国画发展的主流。但我们也没必要排斥,多元多样化的艺术创作是现状,而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才是我们的根。文化的入侵是可怕的,国与国之间的竞争最终就是文化的竞争。我们一定要紧紧抓住我们民族文化的根。中国传统文化不会排斥外来文化,外来文化也不能动摇中国文化。















相关热词搜索:唐勇力 刘洪郡

上一篇:以一当十——对话贾浩义
下一篇:略谈当代书画市场及其人文价值

分享到: 收藏
友情链接: